Blog

工作

庸人最近很苦恼,心中的困惑难以明了,像一团火在燃烧。他受不了了,于是去找远近闻名的贤者。

庸人:大师,我很难过。

贤者:你怎么了?

庸人:我找不到生活的方向,不知自己该去向何方。

贤者:说人话。

庸人:我不知道该不该找工作,也不知道去哪找。

贤者:这个问题,几乎所有人都碰到过。大部分人都能解决。

庸人:他们是怎么解决的?

贤者:能将就就将就,将就不得就耗着,耗着耗着耗不住了也就将就了。

庸人:操,这帮逼太窝囊了。我可不是这样的人。

贤者:可是……你觉得,怎么才算不窝囊?

庸人:不为外物所困,心之所至,身也随行。

贤者:你咋不上天呢?

庸人:大师,你误会了。我是说,我真是不愿意天天在同一个坑位蹲着,跟同事领导为一些蝇头小利勾心斗角。每天像竹篓里的螃蟹,拼了命踩着别人往外爬,可是并没有什么卵用,你跳不出来。而且这样的日子,人是会很快习惯的,太可怕了。

贤者:但是你得吃饭,或许还想有个女人,这都得花钱。

庸人:吃饭到是个问题,可是我这个人不讲究,吃得糙,这方面花不了几个钱。女人嘛,有时候觉得挺可爱,有时候却嫌她们太麻烦,拖累得很,没意思。

贤者:听起来,你倒是个清心寡欲的圣人嘞。

庸人:也没那么夸张,不过就是从小没学会享受生活罢了。总而言之,我现在还有点钱可花,没到了着急把自己卖掉的程度。我想做点什么,又不知道该做点什么;看什么都有点兴趣,稍有了解就抛之脑后,不愿意劳心劳神去钻研琢磨。一般人,到了我这个人生阶段,被社会怂恿着,也就半推半就地去工作了,可是我觉得自己暂时这样活着挺好,找不到非要去工作的理由,挺烦的。

贤者一改之前嘲弄的神色,正襟危坐,道:我没想到,你竟不是个糊涂人。那我倒还要问问你,第一,什么是工作 ?第二,人为什么要工作

庸人也来了精神:亏你还妄称贤者,这都不明白。这世界有两种人,有钱的人和没钱的人。工作就是没钱的人把自己卖给有钱的,供他们使用。普通人就卖手脚耳眼,高级一点就卖头脑脸面,差点儿的就卖卖生殖器。其实这些也没什么本质差别,大家都是出来卖的,分什么高低贵贱。一个人,一旦工作了,就好像小白鼠走入了迷宫,鸟儿飞进了笼子,骡子拉起了磨,鱼儿被放进水族箱,再也浪不起来了。至于为什么工作,那就更简单了,我们需要吃饭,所以我们需要钱。

贤者:你这番话也有几分道理,但是未免有失偏颇。难道你不把自己卖掉,就不用工作了么?难道工作就仅仅是为了挣钱么?那我倒要问问你,你口中的有钱人,他们每天工作么?

庸人:有的也工作。

贤者:对啊,既然有的有钱人,不需要把自己卖掉,依然每天工作,那就说明一个人工作并不是单纯为了挣钱。或者说,作为一个人,像吃饭睡觉一样,工作是一个人内在的需求。

庸人一摆手,摇晃起脑袋,道:这我可不能同意了。一个人,不吃饭会饿死,不睡觉会累死,不工作我可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。虽然有的时候,我解决了个什么问题,或者创造出了什么东西,还挺快乐的,但也不能说我就需要工作啊。打个比方,跟别人打架打赢了也能让我快乐,但这不能说明我需要天天去跟人打架。再说回有钱人的问题,他们确实不需要把自己卖掉了,但他们仍然想要挣钱。人的欲望可以是无穷的。你以为,支撑他们每天起来工作的动力是造福人类还是建设社会主义么?狗屁!他们不过是想要更多钱罢了!

贤者:想赚钱也没有什么不对啊,你犯不着生这么大气。自利之心,人皆有之。

庸人:谈到自利之心,这可说到点子上了。自利是人的天性。可是一个人若是为他人工作了,就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收敛自己的自利之心,最好还要时时刻刻记挂着老板的利益。而老板可不同了,他自己的利益就是公司的利益,公司的利益就是他自己的利益,那他还不得拼了老命地干啊。所以啊,自私是老板应该发扬光大的美德,却是员工应该极力避免的缺陷,这也太不公平了吧。

贤者: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。但是,你是否注意到自己谈到的都是工作的限制人的方面?其实工作在很多方面也有发展人的一面啊。所有人都是孤零零地来到这个世界的,出生后最初的交流对象只限于父母兄弟,上学后又多了同学老师,可是离开学校之后呢?你会发现这是一个充斥着陌生人的社会,你跟绝大多数人此生都不会有任何交集。更严重的是,你也没有太多可交流的对象,人们大都在自己的一小片天地里生活,通常没太有兴趣听你的故事。更何况,很多人根本就没有认识到,大多数人的表达与理解能力,根本无法胜任双方对于感受与经历的沟通。所以,很多时候,我们之间的谈话都像是鸡同鸭讲。而工作让原本不相干的人之间有了交集,个体也因此被连入一个更广阔的社会协作中。当然,人性的贪婪往往让我们的合作伴随着睚眦与嫌隙,但这也比每个孤零零的个体要强上许多了。

庸人:我早就发现了,这世上的人,一个赛一个的蠢。他们的注意力全在眼前手边的那点事儿上,除此之外,跟他们谈论任何事儿,都是对牛弹琴。不对,还不如牛呢,牛也就只顾着吃草,人啊,往往不懂还要装懂,生怕自己被看扁了,生怕自己插不上话被无视了,打破头皮地抢那点儿话语权,真没劲。所以啊,我这不来找您了么?也就在您这儿,我能敞开了说,不用担心那么多。

贤者:其实也不能说世人皆蠢,不过见识有限罢了。

(写到这里,我发现自己心里的问题,已经被大部分回答了,也就没必要往下写了,觉得有意思的话,还可以支持一下,下面是捐赠方式)

支付宝:

Screen Shot 2017-11-04 at 21.46.45.png

Bitcoin: 189kXzCNp9FH45qEVdUMcXXyMR7vwQtWsV

189kXzCNp9FH45qEVdUMcXXyMR7vwQtWsV.png